天天养殖网

江西鄱阳珠湖非法围湖养鱼污染水源,当地回应:肯定要清掉

      编辑:天天       来源:天天养殖网
 

珠湖面积超过8万亩,系鄱阳湖的内湖。本文图片均为澎湃新闻记者 朱远祥 图

在中国最大的淡水湖鄱阳湖畔,珠湖作为其分蓄洪区的内湖,近二十年来陆续出现一些围堵水域的拦坝、围堰,这些非法围堰大部分用来饲养鱼类,不同程度污染当地饮用水源。

澎湃新闻(www.thepaper.cn)近日在江西鄱阳县采访发现,珠湖周边的多个乡镇存在非法围湖养鱼的现象。根据鄱阳县水产局、湖管局和白沙洲乡政府2009年出具的一份调查报告,在珠湖上拦坝围湖的面积达7110亩,其中的围堰大部分未依法清除。而据一名珠湖水面承包人介绍,到目前,珠湖非法围湖的面积超过一万亩。

澎湃新闻记者在珠湖看到,一些拦湖建成的围堰用来养鱼,大量投放肥料、饲料,有些养殖户甚至将死鱼直接扔到湖面,将鱼塘污水排入珠湖。

珠湖中有当地重要饮用水源地,其水质关乎鄱阳县城20万人的饮水安全。7月19日,鄱阳县委常委、宣传部部长应美星告诉澎湃新闻,将协调、通知相关职能部门采取措施,对珠湖环境进一步加强整治。

据鄱阳县环保、水利等部门相关负责人介绍,近年该县在珠湖整治方面,开展了“三清”行动、“绿盾2018”、畜禽养殖“三区”划定等工作,下一步将继续加大整治力度,已申请下来的世行3000万美元贷款将专门用于珠湖流域的治理。

“有些是历史原因造成的,但通过围堰投放饲料养鱼是不行的,我们下一步肯定要清掉。”鄱阳县生态环境局局长沈德春向澎湃新闻介绍。

双港镇官田村和蒋家村区域,一条长约500米的土坝横亘在珠湖湖面。

围湖养鱼污染水质,珠湖曾大面积爆发蓝藻

珠湖距鄱阳县城约30公里。从岸边一眼望去,水面平坦,波光潋滟。

面积超过8万亩的珠湖,曾是鄱阳湖的一部分。上世纪七十年代实施联圩工程后,珠湖成为鄱阳湖四个分蓄洪区之一。一段18公里的湖堤,将珠湖与鄱阳湖隔离开来。2014年,珠湖列入国家《水质较好湖泊生态环境保护总体规划》。如今,珠湖中有着鄱阳县主要的饮用水源地,也是鄱阳湖国家湿地公园的核心景区之一。

7月中旬,澎湃新闻记者在珠湖发现,周边一些村庄的污水直接向珠湖排放,而湖内投放饲料养鱼的现象也比较突出。

珠湖乡芦依塘村陈家汊的围堰,坝长2公里,围湖面积约1600亩。

在高家岭镇大宗村,围湖约400亩形成的水域,安放了许多投放鱼饲料的设备。

在珠湖边的高家岭镇大宗村,一条拦湖的土坝将岸边数百亩水域围了起来,湖面上安装了许多投放饲料的设备;在四十里街镇新路村的金山汊,围湖而成的鱼塘被用于高密度的草鱼养殖,坝堤边堆放了大量饲料;珠湖乡芦依塘村的陈家汊,围湖养鱼的面积更大,目测有一两千亩,鱼塘里的大量死鱼被扔到围堰外的湖面,四周弥漫着难闻的腐烂臭味。

珠湖乡芦依塘村围堰内的一些死鱼,被直接扔到坝外的珠湖。

珠湖水面的承包人李宗岑,现在为珠湖的水质担忧。据其介绍,他在珠湖养鱼实行“人放天养”,湖里的“有机鱼”对水质要求较高,而围湖养鱼者都是投放饲料,对水质造成污染。“水受到污染,鱼就达不到‘有机’标准。我现在天天为这湖水操心。”李宗岑说,目前在珠湖非法围堰进行饲料养鱼的养殖户,包括乐新村、乔家村、大塘村、刘家村、门楼村等村庄在内,规模较大的有14家。

鄱阳县生态环境局水生态环境股股长吴家科告诉澎湃新闻,投放饲料养鱼,容易导致水质富营养化,氮、磷等含量过高,引发藻类生长。2013年秋季,珠湖就曾大面积爆发蓝藻。

据鄱阳县生态环境局局长沈德春介绍,从2017年起,该县逐步推行“水库退养”,包括珠湖在内的全县600多座小二型以上水库,在鱼类养殖方面实行人放天养或不养,“人放天养是可以的,坚决不能投饲料。”

为什么珠湖仍存在不少饲料养鱼的现象?这涉及到珠湖治理的另一个难点——非法围堰。

珠湖边一处饲料养鱼的鱼塘。

非法围湖上万亩?多次摸底调查但查处困难

澎湃新闻记者在珠湖看到,围湖养鱼的水域,少部分系在湖内拦网,而大多数是筑建土坝,形成湖面上的非法围堰。

根据我国《水法》《河道管理条例》等法律法规的规定,未经水利部门审批在水面建造围堰,属违法行为。珠湖作为鄱阳湖的分蓄洪区,非法围堰一直被禁止。可事实上,湖上一些非法围堰长期存在。

作为珠湖水域的管理方,白沙洲乡政府2008年曾对珠湖水域的非法围堵现象进行调查,其出具的调查报告显示,珠湖共有12处非法围堰,分别位于高家岭、珠湖、四十里街、团林四个乡镇的水域,当时围湖面积有5千多亩。

一年后的2009年11月,鄱阳县水产局、湖管局和白沙洲乡政府组成联合调查组,对珠湖大水面湖汊拦坝情况进行调查。此次的调查报告显示,珠湖一些湖汊上的拦坝围堰共有16处,围湖面积达7110亩。这些土坝围堰的建成时间为2001年至2009年,其中面积最大的是珠湖乡芦依塘村的陈家汊,围湖面积约1600亩,坝长2000米。此外,高家岭镇大宗村、花果山村,团林乡门楼村,珠湖乡黄家洲,四十里街镇金山汊,其围湖面积均在400亩以上。

上述调查报告分析,围湖拦坝现象影响珠湖的生态系统,造成国有水面资产严重流失。据调查,这些拦坝围堰少部分为了方便村民生产生活,大部分用来养鱼,有的是村民个人围堤养殖,有的是由村委会建设,然后承包给村民。

“的确发生过这种情况。”7月17日,白沙洲乡政府乡长吴鹏虎告诉澎湃新闻,珠湖周边有6个乡镇,沿湖村民有捕鱼传统。上世纪七十年代实施珠湖分洪工程后,珠湖水域由国营的珠湖水产养殖场管理,虽然不准村民私自到湖面捕鱼,但当年管理较松。2001年以后,县政府将珠湖水域对外承包养鱼,实行“人放天养”。承包者严禁村民到湖上捕鱼偷鱼,珠湖开始出现一些私自围网拦坝的情况。

“我们这边很好,问题可能出在周边的乡镇。”白沙洲乡党委书记程丽君介绍,目前全乡正对湖区非法矮圩网围进行摸底和整治。而吴鹏虎坦承,珠湖水面虽然由白沙洲乡政府管理,但珠湖流域涉及6个乡镇,水、陆界限难以明确区分,所以管理上难度较大。此外,吴鹏虎说,水域的执法职能主要在水利部门。吴鹏虎表示,下一步摸清情况后将向县里汇报,“我们按照县里的布置来做。”

那么,白沙洲乡政府和鄱阳县有关部门曾在调查报告中提到的16处围堰,近年是否得到查处拆除?

“我们对这个情况没有掌握,也没接到群众反映。”鄱阳县水利局水政股副股长胡志泉告诉澎湃新闻,他们近年执法拆除的围堰主要集中在鄱阳湖,珠湖仅今年6月拆除了一处。

胡志泉说,两年前全县曾开展“清湖”行动,“珠湖周边有些乡镇没报上来,我们不可能所有情况都知道。”而据水政股工作人员陶军透露,珠湖水域的非法围堰情况,湖面承包人李宗岑比较清楚,“他们天天在湖面上,乡政府都没他清楚。”

接受澎湃新闻采访时,李宗岑称,当年县有关部门调查出来的16处非法围堰,至今仅拆除了1处,而这些年又新增了一些拦坝,目前大大小小共有74处,“围湖面积至少有一万多亩”。

双港镇柏堑村的污水直接排入珠湖。

职能部门:3000万美元世行贷款将用于治理珠湖

珠湖的拦坝围湖现象为何难以根治?据李宗岑和珠湖乡铺田村村民李元发等人反映,一些围堰系个别基层干部和“村霸”非法建造。李宗岑称,近段时间,有扫黑除恶工作人员向他询问了相关情况。

今年7月中旬,白沙洲乡政府在湖区整治方案中强调,对组织非法矮圩网围的基层干部,“坚决依纪依法查处”。

如何依法加强对珠湖非法围堰的清查?采访中,鄱阳县水利局水政股的胡志泉说,将向领导汇报非法围堰的相关情况,“光靠我们水政几个人去查,肯定不行。”

而针对珠湖养鱼污染、污水排放、牛羊养殖等问题,鄱阳县生态环境局环境监察大队大队长彭小健表示,将对珠湖流域的环境继续加强排查和整治。

7月19日,鄱阳县委常委、宣传部部长应美星告诉澎湃新闻,县委、县政府对珠湖的治理非常重视,针对珠湖非法围堰、污染湖水的情况反映,将通知相关职能部门采取措施,加大对珠湖环境的整治力度。

“每次中央督察,我们鄱阳都是重点。”鄱阳县生态环境局局长沈德春介绍,近年来,围绕珠湖等区域的水环境治理,全县开展了“三清”、村庄环境整治等行动,并对畜禽养殖的区域划定“三区”——禁养区、限养区、可养区,其中珠湖周边是“禁养区”。“禁养区的生猪养殖场我们全拆了,县里补偿了差不多两个亿。”沈德春说,“农业部一个生猪养殖示范基地,也拆了。”

鄱阳县此前发布的《畜禽养殖“三区”划定方案》显示,包括鄱阳县集中式饮用水源保护区(含一级保护区和二级保护区)外延3030米范围以内的共8种区域已被划入“禁养区”范围。此外鄱阳县集中式饮用水源保护区向周边外延3000-4000米内区域等5种区域被划入“限养区”。

沈德春介绍,在鄱阳湖国家湿地公园监督检查的“绿盾2018”行动中,执法人员也清除了珠湖周边的多处围堰,“有些是历史原因造成的,但通过围堰投放饲料养鱼是不行的,我们下一步肯定要清掉。”

经历了多部门多轮的整治行动之后,环保部门近年还加强了对珠湖的水质监测。除了饮用水取水区域的监测点之外,江西省生态环境局今年在珠湖的内清、礼恭脑、大塘、陈岗山和赵家布控了5个监测点。上饶市生态环境局网站公布的今年5月环境月报显示,珠湖5个省控点位的水质达标,均为Ⅱ类水质。

接受采访时,沈德春坦承,珠湖的环境治理目前仍存在不足,比如投放饲料养鱼、村庄污水排放等问题,下一步将继续加强整治。

沈德春介绍,针对珠湖治理的资金困难,鄱阳县申请了世界银行3000万美元的贷款,这笔钱将用于控源截污,建设生活污水收集管网,改善珠湖水系生态环境等方面。

“这三千万美金已经申请下来,发改委等部门正在做规划。”沈德春说,这笔贷款将专款专用,投放到珠湖流域的环境治理中。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

相关文章